丝袜伦理片手机观看

美女AV
地质管

您现在的位置:美女AV > 地质管 >

 第十一章 变形记3:驴途人生(1)

发布时间: 2015-01-26 17:37


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紧张,仿佛一个从未拿过枪的人第一次开枪时的情景,犹如灵魂出窍,感觉真是难受极了。

  当时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。我早已忽略了钥匙丢在了哪里,我只记得门已经开了。我如丧尸般弓着腰,走进了屋内。

  屋子里还是老样子,空无一人。我感慨地叹了口气,在厨房里找了个杯子,倒了杯水,准备服用医生给我开的药物。虽然我知道,这些药很可能一无是处。但迫于无奈,我还是不得不吃。毕竟,这将会是我挽回人类形态的最后机会了。

  我左手托着那些药丸子,右手拿着一杯水,放在眼前踌躇了良久。我之所以会犹豫,并非我不愿意吃这些药亦或是严重怀疑药的功效,而是此情此景,曾有那么一天,我似乎经历过。“一粒药丸子”、“一杯水”这些破碎的记忆在我的脑海中越发地模糊。

  我忽然想起昨晚大儿子给我吃的那粒外国进口的药丸子,这不由地令我联想到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怪异状况。呵!难道说……?

  可就在我对此事刚有头绪的时候,我的嘴唇竟然悄悄地凸了出来,并且,我还清楚地看见了自己的鼻子,它就像两个硕大的黑洞,兴许都能钻进去只老鼠。

  那一刻,我更加紧张了。于是,我想都没想就把手中的药送进了嘴里,一杯水果断下肚。继而,我匆匆忙忙地跑到镜子前,耐心地观察自己。

  一对儿毛茸茸的耳朵、乌黑的毛发、凸起的嘴唇以及贴在嘴唇上的鼻子。除了这些之外,我还发现,我居然驼背了。臀部长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,四肢变成了驴蹄子,一排格外细腻的鬃毛直冲颈冠。

  “糟糕了!”我心中如此盘算着,谁知,不可思议的事情还真就发生了。镜子里身为人类形象的我俨然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驴。

  霎那间,我大呼起来,没想到,呼出的竟然是一阵歇斯底里的驴叫。

  我心有不甘地在屋内来回踱步,怎也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。然而,常言道:“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”

  至于,真假与否,答案即将浮出水面。因为,他们回来了。

  他们每日都要打着探望老爹的旗号,携礼登门,实则却是前来打探我是否健在。虽然他们63人不会赶上同一天,但每天的数字绝不会是零。我早就知道他们的意图何在,无非是盯上了我那巨额的财产,等我死后,那些将会变成遗产,很快便被瓜分得一毛不剩。

  窗外艳阳高照,有6个人的影子透过敞开的房门直直地立了进来。他们分别是大儿子、二儿子、三女儿、老四、老五和小儿子。

  “大事不好!”我躲在窗边,眼看他们就要进来,而我现在这个样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撞见他们的。话虽是这么说得,但我还是忽略了一件事,一件至关重要的事--我忘记锁门了。

  于是我赶忙冲到门口,打算将门锁上。钥匙就掉在屋外门口的地板上,我欣慰地跨出了门,低头准备用手去拾。然而我碰了钥匙几下都没能将其捡起来,豁然间,我才真正意识到,这已经不再是手了,而是蹄子。因为我已不再是人,而是一头驴。

  时间仿佛凝固在了此刻,我尴尬地抬起了头,直面那六张瞠目结舌的脸。

  三女儿厉声呵斥道,“这是谁家的驴?!胆敢跑到我家的别墅里!”

  大儿子就怒气冲冲地朝我走来,“这头驴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你们看它,把咱爹最引以为豪的蓝色燕尾服、白衬衣和灰格子休闲裤,全都弄得破破烂烂的。”

  我心说,“我就是你爹!敢对你爹这么说话!你过来后,看我不教训你!”不过,好在红色的领结和黑色的长筒靴仍安然无恙,领结无非就是被撑大了些,靴子单单裹着后蹄,走起路来却多有不便。

  “好你个笨驴!还敢瞪我!”大儿子一拳头捶在了我的脑门儿上,顿时,只觉得天旋地转、眼冒金星。

  “哎呦!你个小混球!打死老爹喽!”我承受着疼痛谩骂了起来,然而这些,大儿子他听不懂。因为从我嘴里出来的话,那都不是话,分明就是驴子的悲鸣。

  “嘿?!你还敢叫?!”正当大儿子的拳头又抡了起来,却被三女儿叫住了,“大哥!先别急着打那头驴了,快进屋看看咱爹在家不在?家门就这样开着,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!”

  我心说,“你们早就盼望着我出事儿了,还在我面前假惺惺。白眼狼,一群白眼狼!”

  在老三的提醒下,大儿子匆忙地跑进了屋里,接着大呼小叫地喊着,“爹!爹!爹!”

  我没好气地转身看着他,观察他在屋里的一举一动。心说,“哼!还爹呢!蠢货!你爹就站在这里,还不快来叫爹!”

  三女儿在屋外厉声问道,“大哥!爹到底在不在家?!”

  “哼哼、哼哼哼哼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大儿子突然像着了魔似的,背对着我,独自一人站在屋内的门栏处,放肆地嘲笑起来。接着,他默默地说道,“爹不在家。”话语间流露着他的傲慢与“期盼”。

  “真的?!”三女儿喜出望外,赶忙充当了第二个始作俑者,堆笑着、步履间夹着微风。在她掠过我身旁的那一刻,我看清了“虚伪”的真实面目。

  而后,老四、老五和小儿子也跟了过来,都想进屋一探虚实。这一幕,我看得目瞪口呆,我是真不知道我不在家竟会使得他们如此高兴。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

  这时,平日里沉默寡言的二儿子也走了过来,他充当了最后一个始作俑者。他的步履间充满了孤独,是太阳将那个整天沮丧的人影一路托到了我身边。每当我看着他的时候,他的眼角总是挂着一道泪痕。

  我侧起脸颊,悄悄地蹭了蹭二儿子的右手,发自父爱地想去爱护这个内心孤独的孩子。当我那张酷似驴子的脸触碰到他的手时,他竟释然地笑了,笑得灿烂可人。

  他忧伤的表情中掺杂着些许愉悦,只见他的上下颚略微动了几下,平静地说道,“可惜你不是人,你是一头驴。如果你是人的话,兴许我们还能做朋友。”

  我被二儿子的这番话深深地打动了,或许他将会成为拯救我的唯一希望。上帝故意将两个失魂落魄的人连在一起,我想,自有神的美意在里面。

  二儿子又对我说,“不过,你为何要穿着我爸的衣服呢?而且还把他的衣服弄成了这样,他要是知道了决不饶你。别看你是一头这么大的驴,他若想踩死你啊,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。”说着,他就在我面前踩死了一只蚂蚁示范给我看。

  瞬间,我的脊背犹如被人放上了一块儿冰,顿觉一股蚀骨之寒的酸痛逐渐侵蚀到了我的内心深处。

  我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何等的可恶,好在那个恶人已经变成了一头驴,他无法对我怎么样,更构不成任何威胁。

  “大哥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?爸一向都是在家的,今天怎么连个人影都找不到?”三女儿问。

  老四、老五连忙随声附和道,“对啊、对啊!三姐说得对!”

  老五接着说,“况且,这都快该吃午饭了,爸应该回来了才对。”

  三女儿突然惊慌失措地问大儿子,“会不会爹在半路出什么事儿了?倘若咱爹发生了什么意外,那咱们得赶快商议事后如何分割财产的事。”

  大儿子笑说,“哼哼,分割财产这是迟早的事儿,反正咱爹都那么大的岁数了。”他微微抬起了头,傲慢地继续说,“至于咱爹为什么会不在家,这就要问外面的那头驴!”

  我很纳闷,他们的私密对话为何总会被我听到,而且听得是一清二楚。

  大儿子不怀好意地又冲我走了过来,有了刚才的教训,我老老实实地怯懦地向后退了几步。

  大儿子看我害怕了,他便得意着且不失自信地问道,“你应该是我爸特意为我们买的驴吧?他是知道我们今天会来的,对不对?”

  我不知道大儿子问的话是什么意思,直到小儿子在门口呐喊着,“我要吃驴肉!我要吃驴肉!我要吃驴肉!”我这才恍然大悟到:完蛋了!

  二儿子走到我面前,畏畏缩缩地替我辩解说,“大哥,万一这头驴不是咱爸给咱们买的呢?假如这头驴另有别的用途,或者这头驴根本就不是咱家的,而是其他邻居的。你这样做,不是让咱家的仇恨值雪上加霜了吗?”

  纵使他们平时再怎么忽略老二儿,可在二儿子对此事分析得如此透彻的状况下,大儿子也彷徨了。他觉得二儿子说得有道理,如果自己真对这头驴做了什么坏事,恐怕背黑锅的只有自己一个人,那些自私自利的弟妹们显然不会为自己分担。这么一来,自己所做的一切就得不偿失了。

  “大哥,咱们把这头驴给卖了吧,还能卖点钱。”老五耍起了小聪明,机智地说道。

  “不成,你二哥说得有道理。万一这头驴不是咱家的,而是某个邻居家的,它只不过是误闯到了咱爹的别墅里,那咱岂不是给咱爹心头添堵?”大儿子的一席话使得老五羞愧难当,羞红着脸闭口不言。

  此时,三女儿笑了,她说,“我说大哥啊,你也别责怪老五。咱们总不能现在牵着这头驴满大街地乱跑吧,然后再挨家挨户地敲门问‘诶!请问这是你家的驴吗?!’”三女儿跨出了房门,一边走、一边继续说,“如果大哥你真想这么干的话。”

  “哼,我当然不会这么干。”大儿子回应得很坚决。

  “你要是不干,那就没人干了。”三女儿说着,就走到了我面前,恶狠狠地瞪着我,用力地揪起了我的驴耳朵,轻蔑地对我说,“你这头蠢驴,给我听好了。如果你会说话的话,就快点告诉我你是谁家的,不然我宰了你!”

  时间定格在了7月26日11时59分,我就像是一头疯掉的驴,转身狂奔出了这栋可怕的别墅。

  临行时,三女儿拦住了众人,她说,“既然不知道是谁家的驴,就让它走好了,也省得老娘伺候它。”

  继而,我在远方听到了三女儿恶毒的嘲笑。


广利春无缝钢管厂
AV视频 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