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袜伦理片手机观看

美女AV
地质管

您现在的位置:美女AV > 地质管 >

 第三十八章 应龙魂

发布时间: 2015-01-29 15:24


翌日,当赵晴晴睡醒之时,日已高照。

  赵晴晴坐起身揉揉眼眶,红肿一片,突然发现朱儿正瞪了好大的眼睛,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。

  “小朱……”赵晴晴使劲儿伸了个懒腰,“盯着我干嘛?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

  “巳时末,快到午时了。晴嫂嫂你眼睛好红好红啊。”

  “啊?都这么晚啦?你们醒了怎么不叫我?”

  朱儿爬到赵晴晴面前双手支着身体,伸手摸了摸她的眼角,微笑道:“是易风哥哥不让叫的,他说你一定是累了,让你多睡会儿。”

  赵晴晴正惊异间,朱儿又指着她身旁道:“喏,易风哥哥特地跑好远给你打来的水。”

  赵晴晴顺着朱儿的手望去,只见身旁有两片巨大的叶子,被折成杯子状,里面盛满了清水,在阳光下波光粼粼。

  “一杯洗漱,一杯饮用。”朱儿补充道。

  这里四面环山,也没有山泉,除了水袋里的一点水之外,想弄点水确实挺不容易的。

  跑了很远才盛来的水吗?赵晴晴心中微微触动,这臭小子还挺有心的。但随即就摆脱了这些胡思乱想,点了点头,洗漱间发现易风不在,便问缘由。

  朱儿道:“别急别急,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  赵晴晴脸上一红,不再多言。

  朱儿见状笑吟吟地问:“喂,晴嫂嫂,你和易风哥哥昨晚干什么了呀?易风哥哥今天也醒得很晚耶。”

  赵晴晴并不知道朱儿话中另一番含义,也不知她是明知故问,嗔道:“什么干什么呀?你小小年纪不要瞎想啊。”

  朱儿一脸坏笑道:“不说我也知道,嘿嘿……”

  赵晴晴以为她在套自己话,头一撇不去理她了。

  半个时辰后,易风归来,肩扛两只野鸡,噗的扔在地上,道:“逮它们可花了我好大功夫呢!还会飞!”边说边伸手擦去脸上汗水。

  朱儿盯着野鸡拍手喜道:“太好了,太好了!今天可以大饱口福了!”本想调节气氛,见易风没有反应,向他望去。

  易风正专注着望着赵晴晴,眼中流露出一丝愧疚与怜惜。而赵晴晴明知易风在看她,故意错开目光低首不语。

  气氛果然还是有些尴尬,朱儿郁闷不已,小声嘀咕道:“闹矛盾、闹矛盾!夫妻吵架,床头闹床尾和。”说罢苦笑一声,一个人拎起野鸡,使出仙法去掉羽毛内脏,生火开始烧烤。

  ……

  长安是历朝古都,不光有重兵把守,更是五大宗派之一的大唐兵部所在地。

  正南的大慈恩寺内有一座大雁塔,是玄奘法师为供奉从天竺带回的佛像、舍利和梵文经典所建造的佛塔。

  这会儿塔顶突然乌烟瘴气,是为极凶之兆。守塔小僧见状,惊怕得五官扭曲,手中扫帚一丢,慌慌张张跑向塔外求救,口中哇哇大叫不停。

  “不好了!不好了!应龙之魂要突破了!方……方丈!快来呀!”

  突然之间,塔尖处射出一束暗紫色的光芒,直接击中那狂奔中的小僧,他便永远闭上了口。

  天空邪云骤现,阴霾万里,百姓纷纷四散而逃,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看那气势一定是不祥之物。

  十丈高空,一人踏剑乘风而来,飘曳的白发和身后的巨剑格外显眼,此人自然就是朝阳。

  朝阳绕着大雁塔盘旋数周,星目之间透出一股凝重之色。

  突然一阵惊雷响起,老天似也烦躁不安,长安转眼已哗哗啦啦落下悲凉的雨丝。

  “轰”

  大雁塔幽光四射的塔顶瞬间四分五裂,缝隙中蹿出一缕缕金色云烟。那云烟于空中渐渐汇聚一团,不消片刻功夫就现出真身来。

  一条龙!金色的龙鳞闪烁耀眼,紫色的双眼透出阵阵幽芒。那龙虽已现形,但浑身呈半透明状,忽隐忽现,口中还不时吐出黑色雾气。

  应龙出世了!

  巨大的身躯盘绕在大雁塔上,应龙仰首发出一阵令人心寒的龙啸,接着环顾四周,看道了凌空踏剑的朝阳,紫色的龙眼射出片片杀气。

  “你是何人?”应龙的声音虽显苍老但却气劲十足。

  朝阳缓缓抚开面前银发,道:“来取你性命的人。”

  应龙又是扬天长啸,随后发出痴狂的笑声道:“哈哈哈哈……取我性命?我应龙还有性命可以让你取吗?”

  朝阳轻笑道:“没错,你的确只剩下魂魄,但即使如此我也要令你魂飞魄散!应龙,你从一开始便错了,你不该入魔的。”

  应龙金色的身躯突然用力,缠绕着大雁塔瓦砾纷飞。

  “我确实从头错到了尾,我根本就不该服于公孙……”应龙微微点头。

  “恩?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朝阳没理解应龙的话。

  应龙轻声一哼,随即怒啸道:“汝等愚人,怎会理解我的苦衷!”龙吟震天,龙尾划破长空飞速扇向朝阳。

  朝阳连连后避,口中惑道:“应龙,那一战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?以你的仙根,怎么会如此轻易便丧失心智?又是谁毁去你的肉身?”

  应龙并未理睬,龙爪挥舞,大雁塔已损毁一半。

  朝阳只退不进,只守不攻,眼看应龙长尾再次扫来,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躲闪,胸口一震,竟被击飞上天。在空中翻转数周后,朝阳叹了口气,衣袖一挥,金色仙剑及时赶到,在他下落之时将其接住。

  朝阳站稳身形,这才发现应龙正扭动着身躯飞入云端。紧接着黑云翻涌不息,闷雷连连不绝。

  朝阳眨眼之际,已有万道雷光洒落地面,天雷所过之处一片狼藉,房屋粉碎,街道湮灭。

  应龙趁着天雷乱轰时已游出云层,现出身来又是口喷烈焰焚烧大地。

  朝阳低头望去,长安城浓烟无尽,到处是残垣断壁,尸骸枕籍。朝阳额头青筋暴起,眼中布满血丝,猛然抬头视应龙。

  “纵使你有千百苦衷,对待凡人这般做法,也不可原谅!”

  朝阳嘶吼一声,背后巨剑上的锁链自然松开。提手抽剑,剑气顿时缠身,侧身挥剑,剑芒炙热耀目。

  “你尚未完全成形,不是我的对手!”朝阳挥舞起巨剑,跟随剑芒飞向应龙。

  应龙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剑气,一怔之间感到威慑难耐,自知不敌朝阳,抬头便想穿云遁逃,哪料周身空气紧密,压得它动弹不得。

  原来刚才朝阳拔剑之时早已摆出剑阵,借四射的剑气扰乱应龙周围气流,无形之中等于抑制了应龙的行动。

  应龙双目圆瞪,露出惊恐之色。眼睁睁看着朝阳巨剑当头斩下,千钧一发之际,应龙奋力喷吐烈火,火焰在天空蔓延开来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漫天烈焰突然从中间散向两旁,只见朝阳浑身被水柱缠绕,手中巨剑势不可挡,正中应龙腹部。

  应龙一声痛呼,魂魄幻隐幻离,突然觉得体内真气爆满,龙首一甩,再次扫飞朝阳,并趁机向东逃遁去了。

  朝阳在空中连翻数个跟斗,定下身来眼珠微转,疑惑道:“回光返照?”

  右手缓缓松弛,巨剑离手后凭空旋转一圈,最后飞到朝阳背后,粗黑的锁链再次自动缠绕上去,如有灵性一般。

  脚下金色仙剑绽放盛芒,朝阳化作一道光嗖的一声极速东追而去。

  ……

  “噼噼啪啪……”干柴燃烧火光闪烁。

  易风坐在火堆旁无聊地摆弄着地上小石子,望着火焰上已显微红的野鸡。赵晴晴隔着火堆抱膝而坐,粉脸斜侧闭目养神。朱儿蹲在一边一手托着下巴,一手不停翻转野鸡,盯着狰狞的野鸡头发呆。

  “哎……都烤这么久了!我一直翻来翻去好累啊!到底什么时候才熟?”朱儿抱怨道。

  易风目中无神,痴痴地答道:“早知道不逮这么大的野鸡了,皮厚肉也硬,烤都烤不熟。”

  赵晴晴瞥了一眼野鸡,只是咽了咽口水,也没有说话。

  正等得无聊,突然远处一声龙吟传来,易风、朱儿同时一怔,立马起身警惕十分。

  刚才什么东西在叫?易风还没想清楚,只见天际一条金龙飞来,龙尾后不远还有一点白光闪烁不息,好像是什么人御剑紧追其后。

  怔怔出神时,赵晴晴也看见了天空异样,不禁发出一声惊呼,易风闻声猛然回神。那金龙只转瞬间便已飞至眼前,接着像是失去威力的翎箭一样,迅速下坠。

  易风左右一看,若估算不错,那坠地之处岂不就是自己当前的位置吗?

  如此情形自然不必多想,赶紧逃命吧!朱儿早易风一步已经喊出来:“快躲开!”

  易风应声一跃,侧翻过火堆落到赵晴晴身边,也顾不得太多,拦腰就将她抱起来,接着又是一个奋力纵身跳跃,直逃出数丈之远。

  脚刚着地,只听轰隆一声,那金龙便已陨落。不偏不差,龙首正中火堆,砸起火花四溅。

  毋庸置疑的是,易风的野鸡没得吃了!

  易风正呆呆地为野鸡而苦恼,却突然发现朱儿不见身影,焦急之色难以言表,难道是被那家伙压死了?不禁惊呼出来。

  “朱儿妹妹!你在哪?”

  头顶传回朱儿应声,抬头一看,长舒一口气。

  朱儿竟倒挂在树杈上,大概是刚才情急胡乱一跳,正好被树枝勾住了衣物,不过所幸看上去并未受伤。

  怀中赵晴晴挣扎不休,口中不停呼道:“放手呀!快放我下来,放开我!”

  易风也是好生听话,头一点,手一松,动作毫不犹豫。只听赵晴晴哎哟一声痛呼,摔在地上直揉屁股。

  赵晴晴辗转爬起,以为易风是故意戏弄自己,抬起手便要对其拳脚相待,不料易风呆若木鸡、怔怔出神,毫无抵抗的意思,大感奇怪。


广利春无缝钢管厂
AV视频 我们